郑大邮箱
当前位置: 首页 > 维权论坛

谁捍卫美丽

谁捍卫美丽

董洁
(郑州大学 法学院,河南 郑州 450001)

摘 要:我国每年有几十万人接受各类医疗整形美容手术,增长速度达200%。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整形业从业人员大量增加,整容市场鱼龙混杂。而因整容导致毁容的事件也屡见不鲜。本文提出了几点思考,希望能够实现对女性的有效维权。
关键词:女性维权;医疗美容;法律

2010年的冬天可能是所有爱美女性倍感寒冷的一个冬天。原本市场潜力巨大的“朝阳产业”——医疗整形业,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滑铁卢。选秀歌手王贝和北京女性肖某相继在整形美容手术后死亡、新疆八名“被丑女”的泣血呼唤等事件的发生,让医疗整形市场陷入了巨大的舆论漩涡。
调查显示,近十年来,全国发生的各类美容毁容案件高达20多万起,有20万人美容不成,反被毁容。但是,另一方面显示,就新疆市工商局来说,目前还未接到过因整容失败导致的投诉;乌鲁木齐市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中心也得到同样的消息:“只接到过一起案子,后来要求鉴定者自己撤诉了”;以保护妇女权利著称的资深律师裴珊说:“从业这么多年,我就接触过两起和整容相关的案子”。一面是因美致丑的事件不断增加,一面是没有人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一、 医疗美容失败的案例解析
案例一:2010年11月,超女王贝在进行颌面骨整形手术过程中,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得到了广泛的关注,而事件却以“私了”的方式结束,受害者家属最终没有提起法律诉讼,没有走上为美丽的维权道路。在这个事件中,“正规”医疗机构中的“非法行医”问题,再次被摆在公众面前。根据卫生部门披露的信息,为王贝实施美容手术的医生汪良明,虽然有医生资质,但他职业范围为外科,从事的却是“医疗美容”;执业注册地点是在广州,行医地点却在湖北。以上两点皆违反了职业医师法,汪良明涉嫌“非法行医”。但是直到目前,公安部门尚未介入。
根据1999年实施的职业医生法,医生职业须拥有“两证”:通过医师资格考试获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之后经卫生行政部门注册获得“医师执业证”,并在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围内执业。未取得“医师执业证”者,不得行医。而1997年修订的刑法第336条规定,未取得医生职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该条罪名,通常被称作“非法行医罪”。在这两条条文中,细心的人会发现,执业医师法中的“执业医师资格”与刑法中的“医生职业资格”略有不同。某种意义上,正是这种不同,使得两部法律无法顺利衔接。对于刑法中的所谓“医生执业资格”,医疗界一度有观点认为,是指“执业医师资格证”,也就是说,医生只要拥有了此证,即拥有了“医生职业资格”,也就不存在“非法行医”。然而,执业医师法却明确规定,未取得“医师执业证者”(而不是执业医师资格证),不得行医。从事卫生法研究的学者卓小勤认为,刑法336条中的“医生职业资格”,本意是指行医资质。1997年新刑法实施时,执业医师法还没有出台,当时的“医生执业资格”具体指的是医生的职称。而当两年后执业医师法实施时,由于明确规定“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因此刑法中的“医生职业资格”应该指“医师执业证”。
但是,王贝的手术医生汪良明两证俱全,因此无论按照上述哪种观点,汪良明的过错顶多是“范围外行医”,而不会以“非法行医罪”论处。然而,还存在第三种观点:刑法中提到的“医生职业资格”,不应简单等同医师执业证,而应该具体指她从事的诊疗活动与其法定许可的范围是否相同。因为医学界是有着高度细致的专业分工,如果一个皮肤科医生去拔牙,而牙科医生去做脑外科手术,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但是,王贝案件并没有走太远,她的家属已经和院方私了,王贝的遗体在尸检之前被家人火化,至今无法确定死亡的具体原因。
案例二:2010年12月,新疆市一家今年才营业的美容诊所,因一名医师的“操刀”只是追求美丽的4名女士不但面目惨不忍睹,还出现了身体不适症状。她们在求助该诊所“帮助”恢复容貌的过程中,却屡遭推诿。无奈之下,她们只能求助于主管部门乌市新市区卫生局,希望通过行政力量解决此事,卫生局给出的答复是走法律程序。所谓的程序,一个是医疗事故鉴定程序,这个程序走下来,在所有需要的证据齐全的情况下。要等45个工作日;另一个是司法程序,这是一个更漫长的等待过程。其中一个受害者说:“我们已经在走程序了,可是身体的疼痛等不了啊,我们的治疗不能再耽误了。“她们又陷入了找人无门的尴尬。其实和上面提到的王贝死亡案比起来,这几个“被丑女”已经懂得去寻求帮助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从她们的维权经历来看,我们不难看出整容失败屡见不鲜却鲜有人去投诉的原因。
以上事件发生后,中国美容协会会长赵振民表示,国家卫生部医政司委托协会修订《医疗美容机构准入标准》,同时制定《医疗整形美容连锁管理办法》。但目前,《医疗美容机构准入标准》刚开始讨论,《医疗整形美容连锁管理办法》也只是有了一个框架。赵振民说:“有了指标之后,我们可能就要定期对医疗美容服务机构服务质量进行评价和考核,通过网站和媒体公布信息,就能接受公众监督,让社会都来关注这个行业。同时,配合主管部门揭露和曝光违法宣传虚假广告和美容机构做医疗服务项目的违法行为。在目前法律还未完善的情况下,使本来就困难重重的女性维权之路难上加难。
二、 维护、保障女性医疗整形权益的思考
(一) 为女性提供完善的法律保护
目前,我国卫生部已经颁布了《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执业医师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明确规定了美容医院、医疗美容门诊部、医疗美容诊所执业标准,因此在卫生行政部门批准持有营业执照的美容机构手术后发生美容纠纷应由卫生行政部门负责处理,解决手术纠纷的方法是向当地的卫生主管部门投诉。有关部门会根据纠纷的性质进行调查、取证、组织医疗事故专业委员会鉴定,出具的鉴定结果是有法律效应的。即使诉诸法庭,也是要经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或法医鉴定。一旦鉴定结果出来,就会依法公正的判决了。企图通过私下交易进行了结的途径,是会留下隐患的。一些美容院是由工商行政部门批准发放营业执照的。如果这些单位擅自扩大营业范围,实施医疗美容项目,出现美容纠纷,卫生行政部门没有依据受理,可首先向工商行政部门反映问题,再联合卫生行政部门共同处理。 其次纠纷发生后,作为受害者,应尽快去做伤害鉴定,其意义在于:1分清责任,确定伤害行为是否为侵权人行为所致。2、对于合理确定赔偿数额和治疗方法有重要意义。鉴定之后明确了受害人的损伤程度,可以确定合理的治疗方案,也有使加害人承认错误,尽快了结赔偿纠纷。
(二) 普及医疗整形手术的知识
一旦爱美女性下定决心进行整形美容手术后,就要注意一下几方面的问题:第一要看清医院资质是否合格。只有取得卫生管理部门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工商管理部门的《营业执照》,才能开展相应级别和资质的医疗美容科目。目前整形美容机构都是按照《医疗美容机构与医疗美容科(室)基本标准》中的分级进行手术项目设置,如整形诊所、整形门诊就不能做全麻醉手术。第二,要查清医生资历。一个合格的医疗整形美容外科主诊医师至少要拥有《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和《医疗整形主诊医师资格证书》3个证书,而且医生注册机构应与手术机构相同。消费者要选择从业经验长、经验丰富和口碑好的整形医生,尽量要看一下该医生以前做过的手术案例情况。第三,手术前要与医生有充分沟通,看医生是否以科学的态度对消费者的想法进行分析。例如,疤痕体质、或身体有重大脏器疾病(如心脏、肾脏等器官)的消费者不适宜做双眼皮手术。第四,适度降低心理预期,理智评估手术风险。任何手术都有风险,消费者在做手术前一定要理智期待整形效果,一个成功的整形手术只是改善容貌而不是让人脱胎换骨,所以不要期望做个手术就会产生神奇效果,否则难免出现失望情绪。第五,不能轻信广告所宣传的东西,因为有些虚假广告内容带有欺骗性,普通消费者很难辨别真伪。第六,做手术前,还要做好身体的准备。术前的各项检查不可缺少,如血、尿常规等,在严重疾病期间不宜进行手术,女性消费者要避开经期。同时还要做好术前照相和发票索取等必要维权准备工作。
(三) 建立成熟的医疗整形维权中心
随着医疗整形产业的兴盛,一个成熟、完善的专业化维权中心是必不可少的。这种维权中心可以以很多方式存在,例如妇联专门成立的部门、网站、咨询热线、或是杂志专栏等等。应该利用好当今社会的各种媒介,为女性的美丽健康作最后一道防线。使投诉无门、维权艰难的尴尬现象不再出现。
无论是武汉王贝整容致死事件,还是新疆发生的这起整形纠纷,都给广大追求美丽的女性亮出了一个红色警告,除了整形业的自律,“求美者”也要在术前做好功课,充分了解医院及主刀医生的从业资质,对于医生告知的手术风险有更理性的认识,不可盲目求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